相关文章

当年的“神秘工厂”有500余人落户合肥(图)

来源网址:

  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你知道吗在其成功的背后,是因为有一个神秘工厂—221厂的存在。 221厂位于青海矿区,如今的“原子城”。当初有几万人在此“隐姓埋名”,甚至以代号相称。几十年过去了,如今其中的五百余人居住在合肥。

  明天就是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50周年的日子,记者走进这些“英雄”,以文字述说着他们的“青春”……

  谈艰苦条件:“住的是牛羊圈,吃的是青稞面”

  “时间过得真快,屈指一算我退休来合肥已经22年,可不知为什么,我心中却常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我内心深处那个熟悉的家还感觉依然是那遥远的金银滩草原—221厂两弹研究基地。因为在那里我度过了生命中的黄金季节”……

  见到两弹基地退休职工董殿举时,他感慨道。在那里,董殿举逐步成长为单位的工作骨干,与战友们一道为两弹研究成功奉献了青春,在那里一干就是34个年头。昨日回顾在221厂工作的往事,他说“仿佛又回到了老家,看到奔放的牦牛,雪白如云的羊群。”

  1959年初,董殿举来到金银滩,参加221核基地建设的大会战。当时厂里有1万多人,他才十七岁。221基地平均海拔3200米,平均气温在0℃以下,高寒缺氧,自然条件十分恶劣。

  “当时真是头顶蓝天,脚踏草原,住的是牛羊圈,吃的是青稞面,喝的水要到十几公里以外的河沟里去挑去抬。”董殿举告诉记者,挑着水走起路气都喘不过来,人总感觉呼吸气短,头重脚轻,呼吸困难,高原反应强烈,晚上睡不着觉,不少人腿脚浮肿。

  谈保密:通信地址一律为“西宁郊区800信箱”

  221核基地因属于高度保密“要害”部门,随着人员的增加,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保密教育,工作性质、地理位置、地形、地貌等一律不准对外讲,通信地址一律为“西宁郊区800信箱”,其实际地址离西宁120公里,因为保密要“隐姓埋名”。

  “我们的老院长王淦昌是从苏联回国的核武专家。我们中有的因被对象误解而分道扬镳,有的因工作忙碌而耽误了婚期,也有的恋人或夫妻相互保密,却在此不期而遇传为‘有缘千里来相会’佳话。”

  董殿举在221厂,主要从事全厂的物资供应和保障工作,物资总库共有行政管理人员近500人,有8幢特大仓库约1.5万平方米,还有大型露天货场,保管着大型设备,以及仪器、五金建材、化工材料及三大材料(水泥、钢材、木材),工人每天都要24小时装卸火车汽车。

  谈经历:221厂成功进行了16次核试验

  三年自然灾害给核基地造成了严重困难,苏联撤走专家撕毁合同,企图把我国的核武器扼杀在摇篮里。

  “十年动乱时期,草原上阴云密布,血雨腥风,老红军、老专家被关押批斗,致死致残,3000多名职工被关进监狱受迫害。”董殿举告诉记者,粉碎了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后,为广大职工平反。221厂的广大科技工作者、职工在1170平方公里神秘禁区里战胜了无数困难、无私奉献、团结拼搏,攻克了原子弹和氢弹的关键技术难关,成功进行了16次核试验,很多人为此奉献了青春年华,甚至是生命……

  1993年6月,221厂退役工程正式通过国家验收,221厂交给青海省并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面对外开放,如今的原子弹城也成为全国重点文明保护单位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金银滩也成为驰名中外的旅游胜地。

  谈危险:一个小药球夺去4名年轻人生命

  “1963年12月,我转业到221厂二分厂工作。刚转业到第二生产部不知是干什么的,当时有很多同志觉得奇怪,是不是生产部搞农业生产,搞这么多人来,难不成都是来种土豆的吧!或者是搞农业大开发?大家都猜疑不定。”姜智说起这一“桥段”时,显得很惊讶,“这也说明当时保密工作做得好。”

  后来,姜智被组织分配到二分厂的保卫科,负责各个工号的生产安全。每天都要下车间检查,对于不安全的因素要及时处理,这是一项非常严谨的工作,稍有不慎,会出大问题,就会给国家造成不可预量的损失。“曾有个车间,就是因为操作过程中不够细心,结果一个小药球爆炸,夺去四名年轻人的生命,给国家给家庭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董殿举:物质保障。79岁,河南省清丰县人,曾任核工业部221厂器材处经销科长,从事221厂后勤保障工作,1992年4月退休。

  姜智:生产计划。 73岁,河南省开封县人,1958年11月在解放军7986部队入伍,1963年12月专业调入核工业部221厂二分厂,生产计划处工作,1978年11月入党,从事机关干部工作,1992年4月退休。

  徐步霄:会计师。76岁,山西省沁源县人。当年在221厂从事后勤保障工作。

  董志勇:骨干司机(专门拉重要物品)。78岁,河北省丰润县人。1958年调入核工业部221厂。

  王遂德:核装配工作(最核心)。76岁,河南省禹县人,1959年1月一直在核工业部221厂二分厂203车间(总装车间)工作,1962年入党,技师,从事核装配工作,1989年退休。

  左文来:当了一年医生,后转入后勤服务部。77岁,山东临沂人,1959年3月从部队选入221厂。

  来到221厂,每个人都要宣誓,就算自己的配偶、儿女和父母等都不能告知自己在哪里,在干什么。不该说的不说,不知道的绝不能问,以至于1964年10月16日15时,在新疆罗布泊原子弹爆炸成功,当这一消息传至核工业部221厂的时候,大部分人才知道如此威力巨大的核武器,就是自己厂制造的。

  

  徐步霄,1958年12月调入221厂矿区商业局工作,历任财务科科长、会计师,从事221厂后勤保障工作,1993年11月退休后定居合肥。

  他回忆说:“专家组最终选定青海金银滩作为第一个原子弹和氢弹研制和试验生产基地,理由是金银滩四面环山,中间形成小平原,比较适合建厂,有利于搬迁居民,而且这里地处内陆,荒芜闭塞,更有利于保密和保卫工作。保密区域1170多平方公里,实际厂区面积570多平方公里,分布着十几个分厂和生活区,担负着不同的科研生产及生活保障任务。”

  当时是从全国29个省市、532个县区选拔的精英。来这里的人必须政治思想觉悟高,热爱祖国热爱事业,要求家庭和社会关系清楚,业务技术水平必须过硬,知识水平要求高,身体要健康等,要全面衡量,达到标准才算合格。

  “人人宣誓: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绝不问”

  记者:你们谈论的最多的就是保密,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当时的“规矩”?

  徐步霄:当时分为高中低3个保密级别,非常严格,原则上是知道的不说,就算自己的配偶、儿女和父母等都不能告知自己在哪里,在干什么。不知道的绝不能问。选择从事“两弹一星”的工作人员是极其严密的,只要一经入选,户口、粮油关系等一切手续都由组织统一办理安排,以至于我国第一个原子弹1964年10月16日15时在新疆罗布泊爆炸成功,当这一消息传至核工业部221厂的时候,大部分人才知道如此威力巨大的核武器就是我们厂制造和总装的。

  记者:您是首批进厂的,您觉得最困难是什么时候?

  徐步霄:1959年,由于苏联单方面撕毁合同,撤走专家,图纸、精密仪器、设备也不给了,我们深处艰难境地。1958年建厂初期,吃住都很艰苦,吃的主要是青稞面、谷子面,特别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粮食定量只有24斤,蔬菜和副食品奇缺,每天只能吃老咸菜和白菜汤,在1960年最困难时期,厂里职工90%人都得了浮肿病,实在不行就到草滩上挖野菜、野萝卜、蕨菜充饥。

  “不知道自己是干啥的”

  谈及饥饿等困难,住在合肥西园新村的左文来老人也有发言权。今年77岁的他,说起当年,老人眼睛里全是自豪……

  “先转火车,再转汽车,还要步行,历经四五天的行程,21岁的我来到了青海金银滩草原,没想到,面对他的是极其严酷的生活条件和工作条件。”左文来描述着“当年月光”:没有房子住,只能住在帐篷里;一个月只有22斤谷子面,吃野菜也没有地方挖;一年要取半年的暖气;自己开荒种地,种土豆,有时候有收获,有时候冬天来得早,根本没有收成,基本上颗粒无收。

  “这些苦都能吃,最‘郁闷’的是吃了苦,却不知道自己到这儿来是干什么的,只知道我们做的是尖端科学,其他就不清楚了。左文来是1959年3月份从部队直接过去的,由于是学医的,当了厂区医生。一年后,岗位转向更缺人的后勤。

  “饿急了,把炸药粉当面吃了”

  在厂区,粮食供应紧张,只能把青稞秸秆磨成粉,与谷子面配着一起吃,那时左文来很年轻,经常饿得没办法。其中,一件在他看来很“可笑”的事情,一直让老人忘不了。

  “有一次,我在采石场工作,好多黄色的炸药粉撒在地上,咋一看,以为是青稞面,颜色很像,暗自高兴。于是悄悄收集起来拿回家冲水喝,没想到一到嘴里,特别苦,立马就吐了。”

  直到1963年,国家从东北调运粮食,每人一月一斤黄豆,并配发副食品,“日子终于好过了,很多人都是这样坚持下来的。”

  1964年,原子弹爆炸成功,左文来与同事在观看录播时,才知道,原来自己付出青春岁月坚守的光荣而神秘的事业就是我国的“两弹一星”事业。

  因为辐射,年纪不大满嘴牙都掉完了

  王遂德,1963年进入厂区,负责最核心的工作,也是原子弹最后的组装环节。

  “我一进来,就明白是造原子弹的,只是不能对外说。”到车间后,首先是领导对王遂德这些新来的同志,进行了保密教育和安全教育,要求我们对所从事的工作绝对保密,自己从事的工作不能对任何人讲,包括自己的家人。

  “因为我从事的工作,是直接与炸药和放射性物质接触,对人体有伤害,存在极大的安全问题,所以这就要求我们对工作认真细心,就是个人防护也要求极其严格,防护不合格的不准进入工作场地。”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里面的核辐射很大,后来去的一位司机,在里面服务了不少年,年纪不大,满嘴牙都掉完了。

  “在那里我收获了爱情”

  董志勇为记者描述了当年工作情景。“人运完,就运货,每次都是多辆汽车同时运,开车在道路上,我们有规定,不能超车,不能开快车,每小时只能10公里,很慢,因为要平稳,还不能有震动,如果不小心,拉运的炸药就有可能发生爆炸。”在这人生阶段里,董志勇也收获了爱情,因为开车,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如今,跟随3个子女定居合肥,每天生活清闲自在。回首那段往事:“很有成就感,现在,几个荣誉奖章都是儿孙们的爱物,哈哈”。(市场星报)

  作者:市场星报